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比較文學論文

艾麗絲·門羅與丁玲作品中陰性書寫的異同分析

來源:今古文創 作者:袁瑤
發布于:2021-04-30 共3423字

  摘    要: 艾麗絲·門羅是加拿大著名短篇小說作家,于2013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丁玲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一位重要的女作家。作為女性主義作家,艾麗絲·門羅與丁玲在小說創作中具有鮮明的陰性書寫特點,二人均用陰性書寫的方式表達女性的壓抑,展現對女性生存狀態的關注。艾麗絲·門羅的短篇小說《姑娘們和女人們的生活》以及丁玲的代表作《莎菲女士的日記》都描寫了女性的逃離,但運用了不同的陰性書寫方式。本文從敘事學角度,對比兩部作品中的陰性書寫并對其異同進行原因分析。

  關鍵詞: 陰性書寫; 敘事學; 艾麗絲·門羅; 丁玲;

  一、關于陰性書寫

  “陰性書寫”這一概念是由法國作家、女性主義文學批評家埃萊娜·西蘇(Helene Cixous)提出,最早出現在其著作《美杜莎的笑聲》中,形成過程中受?碌慕鈽嬛髁x、德里達結構主義以及弗洛伊德、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論的影響。埃萊娜·西蘇認為在男權社會中,女性書寫一直處于邊緣化位置。女性主義作家應當以表現自我、挑戰父權和夫權制傳統秩序作為自己的寫作方式,也就是女性書寫應該獨立于男性書寫而存在。這一概念“從根本上認清了女性在父權文化中所處的被壓抑、被消音的地位,呼吁女性言說身體和欲望”。

  二、兩部小說陰性書寫的異同

 。ㄒ唬⿺⑹乱暯菍Ρ

  作為女權主義作家的作品,這兩部小說都表現出明顯的女性特征,敘事視角就是其中之一。不難發現,這兩部小說都采用內視角,而且兩部小說的敘述者也是女主人公。在愛麗斯·門羅的作品《姑娘們與女人們的生活》中,女主人公黛爾扮演敘述者的角色,而在丁玲的作品《莎菲女士的日記》中,敘述者是女主人公莎菲,以女性作為小說的敘述者,只能從女性的視角來觀照小說,構建了一個以女性為中心的世界,但從敘事角度比較兩部小說也存在差異。
 

艾麗絲·門羅與丁玲作品中陰性書寫的異同分析
 

  首先,通過黛爾的視角,她周圍的世界充滿了可能性。她關心的是發生在女性生活甚至每個人生活中的一切,比如生死問題、信仰問題。但縱觀丁玲的作品,可以看出,莎菲的視角集中在對女性的精神折磨以及對女性精神解放的追尋。其次,艾麗絲·門羅作品的視角不僅關注女主人公的生命體驗,而且強調他人的生命,而丁玲筆下的莎菲很少停留在他人的生命體驗上,使讀者感受到莎菲生命的孤獨。由于兩部小說的側重點不同,黛爾的視角從絕對到相對,催生了黛爾自我重塑的成功,但莎菲卻對他人持極端態度,使她的世界變得復雜而壓抑,最終不得不逃離現實世界。

 。ǘ⿺⑹侣曇魧Ρ

  兩部小說在敘事視角上獨樹一幟,創造了一種以女性經驗為基礎,表達女性欲望的敘事聲音。女性意識承載著女性獨特的體驗,而女性體驗是傳統男性文化所否定、壓抑和揭露的一部分。書寫包括母女關系、生存困境、自我反省在內的女性經驗成為陰性書寫不可或缺的因素!豆媚飩兒团藗兊纳睢窙]有將女性體驗局限于愛情,而是關注母女關系、友情和自我探索,關注女性的個人生活、社會意識形態和女性處境,展現女性成長生活的全貌。與艾麗絲·門羅的作品相比,丁玲的作品更像是敘述者與自己的對話。

  蘭瑟依據受敘者和故事世界的位置關系,把敘述聲音分為公開型和私下型。向處于虛構世界外的受敘述者發言的敘事者擁有公開型聲音;只能向虛構世界內的受敘者發言的聲音是私下型。蘭瑟認為,女性作家受到的限制往往并非不讓她發出自己的聲音,而是不讓她面向大眾發出自己的聲音。“日記”作為一種個人話語形式,“既可以建構面向公眾化的受敘者、也可以是無受敘者的獨語形式。莎菲最初寫日記的目的是為了與蘊姊交流,所以蘊姊是明確的受敘者”。這就使《日記》具有了書信體的性質。莎菲的日記只是將寫作行為構成深刻的性別化行為,依然和傳統女性寫作并無二樣,根本上仍屬于女性自我的書寫,最終只是自我吶喊又自我消解的文本。

 。ㄈ⿺⑹陆Y構對比

  莎菲小姐的日記采用了線性結構的日記形式。相反,由于《姑娘們和女人們的生活》中每個故事的獨立性,小說的敘事結構是非線性結構。艾麗絲·門羅擅長寫小說?雌饋硭焉钪械囊恍┬∑问占饋,編成不同的故事,然后把這些故事收集到一本書里。實際上,每個小故事都遵循環形敘事,最終使這些小故事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敘事行為有兩個基本要素:故事和敘述者。敘事結構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抽象的敘事結構,另一種是具體的敘事結構。前者指的是潛在的、可分析的、普遍存在的敘事結構,后者是敘事作品中具體的情節安排。羅蘭·巴特認為,一部敘事作品應該與其他敘事結構共享一個共同的可分析結構,因為沒有一套潛在的規則,任何人都不能組織一部敘事作品。根據法國著名敘事學家布雷蒙德的說法,他提出了環形敘事,所有故事的發展都會遵循“滿足狀態——缺少狀態——改善狀態——滿足狀態”的邏輯發展規律。

  總體而言,《姑娘們和女人們的生活》是一部傳統的女性成長小說,描述黛爾的自我迷失、自我探索和自我建構,這些都與布雷蒙德的敘事周期相對應。此外,每一章都用一個具體的名字證明了德爾成長過程中的每一個階段性成熟過程,這也驗證了敘事周期。

  三、原因探析

  艾麗絲·門羅出生于1931年,住在安大略省西南部的一個小鎮上。母親在艾麗絲·門羅只有十歲的時候患上了帕金森癥,這給了她一種強烈的宿命感和危機感。高中畢業后,她獲得了西安大略大學的獎學金,并于1949年至1951年學習英語。在上學期間,她認識了詹姆斯·門羅,并嫁給了他。他們于1952年搬到不列顛哥倫比亞省,起初,這對夫婦住在溫哥華。她的丈夫在伊頓公司工作,她在溫哥華公共圖書館工作。1963年,他們搬到維多利亞,開了一家小書店。艾麗絲·門羅既要工作,又要創作,破碎的小說成為她的著名風格。

  艾麗絲·門羅的作品之所以充滿力量,是因為她的創作取材于現實生活,具有鮮明的鄉土色彩和濃郁的生活氣息。她的故事大多來源于自己的親身經歷,描寫了普通人的世俗事務,展現了生活中的各種關系,如婚姻關系、姐妹關系、朋友關系等。突出的地方性是她小說的重要特點。另一個重要特點是故事的敘述者是全知的,一邊敘事一邊知曉世界上發生的其他事情。

  反觀延安時期的丁玲以女性的觀察視角和生命體驗,洞察到以男性為主體的革命陣營內部,兩性間在階級、民族利益上雖有一致性,但在這種一致性的表象下深藏暗涌即男性以革命的名義對女性的歧視。

  雖然兩人同為女性主義作家,但是由于社會環境的差異造就了二人不同的陰性書寫方式。艾麗絲·門羅的作品常以小鎮平凡女子的生活為主題,關注母女關系、友情和自我探索,關注女性的個人生活、社會史、意識形態和女性處境,展現了女性成長生活的全貌。

  與其不同的是在丁玲的創作早期,中國正處于新文化運動時期,因此她的作品更多的書寫的是在那一特定歷史社會背景下女性意識的覺醒以及內心的痛苦掙扎。

  本文從陰性敘事角度研究這兩部作品,不僅可以為女性主義作品分析提供嶄新的視角,也能幫助讀者更深入地理解這兩部作品,同時對現代女性的自我成長具有借鑒參考價值。

  四、結束語

  通過以上對比分析,能夠發現兩部小說均采用了敘述視角中的內視角,然而《姑娘們和女人們的生活》不但關注敘述者的內心世界,還將視線投向歷史社會、女性個人成長、生死、信仰問題等,而《莎菲女士的日記》更多的是僅僅關注敘述者自己的內心和情感,很少將視線停留在他人生活中;在敘事結構方面,《姑娘們和女人們的生活》采取非線性敘述結構中的環形敘事,而《莎菲女士的日記》采用的是線性結構的日記形式;而在書寫女性體驗與女性欲望方面,前者比后者所涉及的書寫范圍更加廣泛。

  參考文獻

  [1]Alice, Munro. Lives of Girls and Women[M].USA:Vintage Books, 2001.
  [2]Cixous, Helene.“The Laugh of Medusa.Feminisms:An Anthology of Literary Criticism. Ed.Robyn and Diane Price Herndl. New Jersey:Rutgers University Press,2000.334-370.
  [3]Howells, Coral Ann.1987.Private and Fictional Wor d s:Canadian Women Novelists of the 1970s and1980s[M].London:Methuen&Co.Ltd.
  [4] 埃萊娜·西蘇.美杜莎的笑聲[M].張京媛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2:188-211.
  [5]李長中.雙重文本的自我消抹——《莎菲女士的日記》敘事學解讀[J].西華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03).
  [6]劉巖.后現代視野中的女性主義與女性主義文學批評[J].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學報,2011,22(4):9-13.
  [7]沐永華.門羅短篇小說中女性自我空間的探尋[J].南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5):69.
  [8] 宋利敏.女性書寫的悲劇歷史——論丁玲文學創作的思想演變歷程[D].長沙:湖南師范大學,2005.
  [9] 徐雪吟.試析《莎菲女士的日記》的日記體意義[J].群文天地,2008,(12):60-60.
  [10]周曉玲.艾麗絲·門羅《一個好女子的愛》中的陰性書寫[D].武漢:華中科技大學,2009.

作者單位:山東科技大學外國語學院
原文出處:袁瑤.艾麗絲·門羅與丁玲作品的陰性敘事比較[J].今古文創,2021(14):21-22.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转码词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