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東方文學論文

《琵琶記》中牛丞相的描寫及形象分析

來源:戲劇之家 作者:王亞智
發布于:2021-05-12 共4935字

  摘    要: 本文主要分析《琵琶記》中對牛丞相的具體描寫,對其形象進行重析。一方面,以牛丞相愛女為切入點,重新解讀他的人物性格。牛丞相與《牡丹亭》的杜寶、《龍膏記》的元載、《幽閨記》的王尚書一樣,都位居宰相,只有一女,但他們對女兒的態度和方式不盡相同,反襯出牛丞相的愛女心切。此外,《琵琶記》也寫出年老孤獨的牛丞相虛心聽取意見、識大體等多面性格。另一方面,牛丞相留蔡伯喈在相府,使其不能歸家,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蔡家的災難,但這個結果與蔡伯喈的軟弱也脫不了干系。我們不能完全否定牛丞相,或許應給予他理解和同情。

  關鍵詞: 琵琶記; 牛丞相; 形象;

  一提到牛丞相,歷來的評點者大加譴責,稱之為“牛”,認為他霸道專橫,強留伯喈在相府,造成了蔡家的悲劇,是典型的惡人形象。但認真品讀文本中對牛丞相的具體描寫,我們也許會對他產生不同的看法!杜糜洝烽_場詩“極富極貴牛丞相”,只寫出了他的財富地位,并不是對他的評價。作者高明沒有對牛丞相的為人下定論,這給讀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間。

  一、愛女

  (一)教育女兒嚴而有節

  牛丞相于第六出正式出場,但第三出已從側面描寫出他的富貴和家政肅嚴。相府的院子說:“若論俺太師的富貴,真個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舉頭紅日近,回首白云低。”[1]5淋漓盡致地展出他的富貴。牛丞相喪妻多年,只有一女,他兼嚴父慈母之責,用心把女兒培養成知書達禮、賢良淑德、善針指的淑女。他為了女兒,并沒有續弦,在古代社會極其重視家族繼承的大背景下,這種做法更是難能可貴。當他得知府里的女使在后花園玩耍時,便好生訓誨女兒道:“今日是我的孩兒,異日做他人的媳婦……倘或做出歹事來,可不把你名兒污了。”[1]28牛丞相出于對女兒名聲的考慮,教導她不出閨門,牛小姐的賢良淑德也能體現出牛丞相的教育嚴而有方。
 

《琵琶記》中牛丞相的描寫及形象分析
 

  反觀《牡丹亭》中杜寶,身為南安太守,后升為宰相,只有一女,名為麗娘。杜寶因女兒閑眠而不習女工而斥責道:“你白日眠睡,是何道理……他日到人家,知書知禮,父母光輝。”[2]4杜寶想的是女兒的行為代表著父母的顏面,于是想讓女兒多曉詩書,請師教小姐熟讀《詩經》,認為其開篇是后妃之德,有風有化,宜室宜家。但《詩經》也極容易生發“好逑”之想,再加上杜寶放縱麗娘到后花園游玩,促使少女春心萌動,遂至游園而一夢成病。女兒生病時,他只簡單地問“夫人,女兒病體若何?”當使客來到時,他則說“俺為官公事有期程,夫人,好看惜女兒身命”。[2]24女兒死后,正值他高升安撫使,他把女兒的喪事交給陳最良。杜寶得知女兒死而復生后,認為其是花妖狐媚,再三請皇帝派人打妖女。即使皇帝下旨讓父子夫妻相認,他仍不肯接受還魂的女兒。對他來說,女兒的貞節比生命更重要。杜寶只要涉及官位和名聲,就把女兒拋在腦后,即使是女兒的喪事,也不理會。他缺乏家庭溫情,缺少對女兒的關心,沒有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與杜寶的無情相比,牛丞相事事為女兒著想,治家有方,嚴而有節。

  《龍膏記》中的元載丞相,只有小女湘英。他重視女兒的名聲,但顯得不近人情。老丞相讓女兒收藏好皇帝賜予的煖金盒。女兒病重,秀才張無頗便用玉龍膏將其治好。丞相看到張無頗手中煖金盒與女兒的一樣,以為女兒和張無頗私通,便訊問女兒?上畠旱臒溄鸷幸矡o故不見,女兒無奈道“百口是非不定,總一死無由自明。”[3]42丞相曰“不怕你不死”。[3]42女兒哭著說“我少不得是一死。”丞相卻說:“你快死快死,不及黃泉,無相見也。”[3]43元載丞相并沒有搞清楚真相,卻一味讓女兒快死,冷漠狠心。牛丞相、杜寶和元載丞相都很愛惜女兒的名聲,但是牛丞相培養女兒知書達理、嚴格要求她不出閨門;而杜寶對女兒沒有嚴加看管,結果女兒游花園后一病不起,當女兒起死復生之后,他又是那樣絕情;元載丞相不弄清真相,冤枉女兒,冷酷無情,反襯出牛丞相教育女兒嚴而有節。

  (二)為女擇婿看重品行才學

  牛丞相操心女兒的終身大事,在為女擇婿時,他更看重的是品行和才學。他對張尚書、李樞密府中差來求親的媒婆說:“不揀甚么人家,但是有才學,做得天下狀元的,方可嫁他。”“我的女孩兒性格溫柔,是事實會。若將他嫁個膏粱子弟,怕壞了他。只將他嫁個讀書君子,成就他做個賢婦。”[1]27他沒有將女兒的婚事作為政治籌碼來擴大其家族勢力,不同意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門第相當的貴族公子,而是真心為女兒著想,讓她嫁有德行的讀書人,成就她的賢婦之名。他奉旨招伯喈為婿,還說“不須用白璧黃金為聘。”[1]51牛丞相不在乎金錢多少、門第高低,更關心這個人的德行才學。而《牡丹亭》中的杜寶看重門第,在柳夢梅已高中狀元,并且皇帝下旨讓杜麗娘和柳夢梅成親之時,杜寶還抱怨女兒沒有選擇門當戶對的伴侶,說:“鬼也邪,怕沒門當戶對,看上柳夢梅什么來”!队拈|記》的王尚書,只有小女瑞蘭。王尚書有強烈的門第觀念,而不在意女兒的想法。在他得知女兒在慌亂中與窮秀才蔣世隆成親后,尚書便怒道:“誰為媒妁,甚人主張”,瑞蘭曰:“爹爹,人在那亂,人在那亂離時節,怎選得高門廝對廝當。”[4]74他看不起窮秀才蔣世隆,惡狠狠地將生病的蔣世隆丟下,帶著女兒離開。王尚書無視女兒已與蔣世隆成親的事實,不理會在危亂之中蔣世隆對瑞蘭的救命之恩,逼女兒嫁給狀元。女兒反抗道:“爹爹高居相位。顯握朝綱。觀通書史。止有守貞守節之道。那有重婚重嫁之理。”[4]101但王尚書一意孤行,并不考慮女兒的想法。牛丞相與杜寶、王尚書相比,在為女兒擇婿時,更加看重德行才學,也想成就女兒之賢名。

  (三)愛屋及烏

  牛丞相愛女兒,也關心女婿蔡伯喈。他說:“好怪吾家門婿,整日不展愁眉,教人心下?M系,也只為著門楣。”[1]120李卓吾評“還是為你的女兒,不知趣”。[6]235毛聲山評“然丈人心下并非為婿而縈系,乃為女兒縈系,寫盡老兒私心。”[6]397牛丞相關心女婿,其實牽掛的還是女兒,他的愛是自私的。當牛小姐提出要同伯喈歸故里侍奉高堂時,他擔心女兒受不了長途跋涉,擔心蔡家已有媳婦,怕女兒受委屈。對于生活中的這些小事,他考慮得面面俱到。他為蔡家旌表的原因有三:一來蔡伯喈不忘其親,二來趙五娘子孝于舅姑,三來牛小姐又能成人之美。正是為成就女兒的名聲,他關心女婿,聽取女兒的意見,為蔡家旌表,何嘗不是一種愛女的行為體現呢?

  綜上所述,與杜寶、元載、王尚書對女兒的態度相比,牛丞相更多考慮的是女兒的名聲和幸福,他家教肅然,嚴而有節,為女擇婿更加看重品行和才學,不看重黃金白璧,不注重門第觀念,想找一個才學雙全的讀書人為婿,只為成就女兒的賢名。從他身上,我們看到一個普通的父親對孩子的關心和疼愛。

  二、識大體

  牛丞相在大事面前,有一種全局觀,虛心聽取別人意見,知錯能改。如《幾言諫父》一出中,牛丞相拒絕牛小姐同蔡伯喈回鄉侍奉高堂時,牛小姐通過“十八答”來表示對父親的不滿,更說出了“爹居相位,怎說著傷風敗俗、非理的言語?”[1]122在他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失公允時,他沒有固執己見,而是聽女迎親。再如《散發歸林》一出中,牛小姐提出要同伯喈回鄉守服,丞相怒道:“我的小姐如何與別人帶孝”。老姥姥勸道:“相公,事須近禮,怎使聲勢。休道朝中太師威如火,那更路上行人口似碑”。[1]155院子也說:“我相公只慮著多嬌女,怕跋涉萬山千水。相公只一件,女生向外從來語,況已做人妻,夫唱婦隨,不須疑慮。”[1]156牛丞相縱有百般不情愿,但是當老姥姥和院子說得合乎道理時,他同意女兒隨夫守廬墓三年。牛丞相和老姥姥說話是商量的語氣,沒有丞相的霸道和威嚴。另外,當牛小姐愿居于趙五娘之下,稱五娘“姐姐”時,牛丞相沒有反對,而大加贊賞道:“賢哉吾女,道得是,道得是”[1]157,最后還為蔡家旌表。牛丞相行為的轉變都表現出他識大體,明事理,不專橫霸道。人非圣賢,孰能無過;過而改之,善莫大焉。我們應該肯定他知錯能改的好品質,這體現了他性格的另一面,使其形象逐步豐滿。

  三、孤獨

  牛丞相最初不同意女兒隨夫守墓三年,除了擔心女兒受不了長途跋涉之外,他還考慮到自己年事已高,女兒去后,身邊連一個親人也沒有,他是孤獨的。“孩兒,吾老入桑榆,自嘆吾之皓首。”“孩兒你去也不妨,只是我沒個親人在傍,如何舍得你去?”[1]122“孩兒,此別去,你的吉兇未恁。再來時,我的存亡未審。”[1]158字字句句都透漏著凄涼孤處無奈之感。他已兩鬢斑白,希望女兒留在身邊,互相幫助扶持,這是身為人父的心愿,符合人之常情。牛丞相最終同意女兒去守孝三年,是一種犧牲,一種無可奈何,他是可憐的。即使有百般不情愿,他從大局考慮,同意并為蔡家旌表,又是可敬的。

  其實,牛丞相只是一個普通的父親,他疼愛憐惜女兒,處處為她著想。小到日常生活,不讓她到后花園玩耍;多習女工,知書達理;讓她嫁給好才學好品行的讀書人;自己卻多年孤身一人,不續弦。大到同意女兒與趙五娘以姐妹相稱,讓唯一的女兒隨夫守廬墓,犧牲自己,成全女兒的賢婦名聲。作為父親,牛丞相是偉大的,是無私的。有牛丞相的嚴格教誨,才有牛小姐的賢良淑德、通情達理;有牛丞相的支持,才能有一夫二婦同受旌獎的大團圓結局。作為讀者,我們應拋開以往固有的觀念,以一個全新的視角去看牛丞相。也許牛丞相的很多行為,我們就有不同的解讀了。

  父母對于自己的子女總是有所偏愛,牛丞相為女兒選擇佳婿,也是出于一種好意。蔡伯喈確實是好人物,好才學又是新科狀元,將蔡伯喈留在相府,符合人之常情,體現他身為人父的真性情。況且蔡伯喈說自己已有家室時,牛丞相懷疑這只是伯喈推辭的借口,并沒有信以為真。“自家當初不仔細,一時間不信我那院子的說話,定要招蔡伯喈為婿。”[1]155“當初是我不仔細,誰知道事成差池。”[1]156也許牛丞相當初一心想招狀元為婿,況且皇帝賜婚,時間匆促,并未考慮得周全仔細。當得知伯喈雙親去世后,他同意女兒同伯喈回鄉守墓,并為蔡家旌表,他是有人性的。反觀《荊釵記》中的萬俟丞相執掌朝綱,只有一女多嬌。他想招新狀元王十朋為婿,遭到拒絕后,丞相不甘心地說:“朝綱選法咱把掌,使不得禍到臨頭燒好香。不輕放,定改除遠方,休想還鄉。”[5]59萬俟丞相利用權威將王十朋私自調配到廣東潮陽那種煙瘴之地,想讓他喪失生命。萬俟丞相沒有皇帝的賜婚,并不面臨著違抗圣旨的危險。但他位高權重、唯我獨尊,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當他的要求沒有得到滿足時,將別人置于死地,他是狠毒且不擇手段的。相比而言,牛丞相是無意的,不是蠻橫粗暴、奸邪佞惡。另外,蔡伯喈“三不能”的悲劇結果并非牛丞相一人所為,這與蔡伯喈本人也有直接聯系。他軟弱寡斷、多思少行,“畏牛如虎”,他自認為牛相威勢逼人,專橫霸道,擔心牛相得知他的“秘密”后,會把他拘押在相府,歸家更加無望。當牛小姐與丞相說出真相時,他還勸阻道:“夫人,非是我聲吞氣忍,只為你爹行勢逼臨”,“你休說,不濟事,干枉了”。李卓吾評:“不是牛太師不是,還是蔡伯喈太腐耳。怪他不得,怪他不得。”[6]225而事實上,當牛小姐將事情原由告訴丞相時,牛丞相卻說“他久別雙親,何不寄一封之音信”,陳眉公評:“牛公亦有人心,伯喈當時何不早說。”[6]265表明牛丞相并沒有仗著勢力拘系著伯喈,當他意識到錯誤時,他聽女迎親,為蔡氏一門旌獎。他行為的轉變,可以說是為女兒考慮的結果。但他對女兒自私、偏激、不合情理的愛,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蔡家的災難。這個結果也與蔡伯喈的懦弱寡斷有關系,但伯喈“辭試不從、辭官不從、辭婚不從”,他也是無奈和無助的。造成這個結局的根源是什么,這值得我們深思,需要我們站在當時的社會歷史大背景下去思考。這或許是那個時代、那種制度等多種因素共同造成的結果,我們不能簡單地歸結到一個人、一件事情上,它并不是因個人道德的虧缺、惡人為非作歹形成的,它更多體現的是人的私欲和人性的弱點。

  另外,在評價牛丞相這個人物時,我們應該著眼于人情物理,全面分析,不能片面化、簡單化,人的性格是多樣的、復雜的。一代有一代之標準,對于那個時代的人物,我們應該以那個時代的標準去衡量。正如黃仕忠先生所說“非此即彼的對立邏輯正在被拋棄,平心靜氣地理解牛丞相這樣的人物,也應是題中之義。”[7]160

  參考文獻

  [1] (明)高明.六十種曲·琵琶記[M].北京:中華書局,1958.
  [2] (明)湯顯祖.六十種曲·牡丹亭[M].北京:中華書局,1958.
  [3] (明)楊珽.六十種曲·龍膏記[M].北京:中華書局,1958.
  [4] (元)施惠.六十種曲·幽閨記[M].北京:中華書局,1958.
  [5] (明)柯丹.六十種曲·荊釵記[M].北京:中華書局,1958.
  [6] 侯百朋.<琵琶記>資料匯編[M].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89.
  [7] 黃仕忠.<琵琶記>研究[M].廣州: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96.

作者單位:山西師范大學戲劇與影視學院
原文出處:王亞智.《琵琶記》中牛丞相形象的再認識[J].戲劇之家,2021(14):50-52.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转码词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