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國際法論文 > 國際海洋法論文

我國懲治海盜行為的法律規定及立法建議

來源:河北農機 作者:徐子怡
發布于:2021-05-24 共4111字

  摘    要: 近年來亞丁灣乃至整個索馬里海域,海盜猖獗,對海上航行安全和財產安全造成了極大的威脅。海盜行為的受害者是國際航運中過往的商船以及某些家的公民。為了保護本國國民的利益,同時也是為了保護整個國際社會的利益,打擊海盜逐漸成為一項國家義務。在這一背景下,國際組織簽訂了一系列公約將海盜行為規定為國際犯罪。本文概括了海盜罪的起源與發展,結合現代海盜犯罪特征,分析索馬里海域海盜猖獗的原因,并根據規范海盜罪的國際公約,結合我國的司法實踐,提出規制海盜犯罪的立法建議。

  關鍵詞: 海盜罪; 國際公約; 國際合作; 海盜立法;

  1 、海盜的起源與發展

  海盜是指公海上的劫掠者,其通常由不懸掛任何表明其國籍旗幟的船舶組成。有人曾說過,自從船舶發明以后,海盜就出現了。海盜行為作為人類最古老的犯罪行為之一,最早記錄是在公元前1350年的一塊黏土碑文上。古希臘史學家布魯達克首次對海盜作出清晰的定義,即海盜為非法對船只和海上城市進行攻擊的人[1]。

  1.1 、海盜的興衰主要經歷了四個時期戰亂

  1.1.1、 古希臘羅馬時期:海盜萌芽期

  海盜作為一種以燒殺搶掠為主的罪惡職業,最早的襲擊對象是往返于地中海各大港口的古希臘商人。到了古羅馬時代,由奴隸主、貴族組成的元老院作為海盜的背后推手,使海盜進化為一股有組織的勢力,為奴隸主提供源源不斷的資源。當時的海盜,以地中海地區最為多見。
 

我國懲治海盜行為的法律規定及立法建議
 

  1.1.2 、中世紀:海盜興盛期

  在公元后的一段時間里,歐洲的海盜還只在地中海區域作亂。但在進入中世紀以后,來自歐洲北部的維京人開始在英、法等國沿岸出現。這些“北歐海盜”登陸并洗劫沿岸地區,當時歐洲各國普遍戰斗力低下對海盜無力抵抗,紛紛采取繳納贖金的方式換取一時安穩。

  1.1.3、 大航海時期:海盜黃金時代

  16世紀的西半球充滿著無盡的財富和機遇,隨著新大陸、新航線的開辟,在三角貿易的驅使下,當時主要海域上行駛著滿載黃金和貨物的商船,而處于這場罪惡貿易中心的加勒比海、地中海、阿拉伯海和西非海岸,自然成活動了海盜掠奪的天堂。

  海盜犯罪在17世紀初到18世紀中葉達到了頂峰,各國對殖民地利益的競爭也到了白熱化程度,英國為此發明了“私掠許可證”,允許自發組織的武裝民船掠奪他國商船來彌補自己的損失,海盜行為開始合法化[2]。

  1.1.4 、現代海盜時期

  直到19世紀,隨著工業革命到來和科學技術的進步,各國海軍實力不斷壯大,對海盜行為的打擊力度也不斷加強,曾經叱咤大洋的海盜逐漸銷聲匿跡。直到1991年索馬里內戰爆發,常年的戰亂使許多平民被迫淪為海盜,海盜行為又開始活躍在索馬里半島附近水域及亞丁灣附近。

  至此,海盜這個群體經歷了從萌芽到壯大再到衰落的過程;各國對海盜行為的態度也經歷了從光榮到可恥,從肯定鼓勵到堅決打擊的轉變。19世紀之后,以索馬里海盜為主的現代海盜,對全球航運造成了巨大的威脅,國際社會開始把海盜行為認定為國際罪行。

  2 、亞丁灣索馬里海域的海盜活動

  索馬里聯邦共和國,地處非洲大陸最東部的索馬里半島,北臨亞丁灣,東臨印度洋,擁有非洲最長的海岸線。自1991年內戰以來一直戰亂不斷,國內恐怖分子活躍,使索馬里亞丁灣地區成為海盜活動最為頻繁的地區。在索馬里沿海區域,海盜已經形成了高度成熟的產業鏈,海盜行為愈發猖獗,被國際海事局列為世界上最危險的海域之一[3]。

  據聯合國國際海事組織統計,近年來,索馬里附近海域陸續發生了160多起海上搶劫案,海盜截獲的船只超過50艘,綁架船員超過700余人。目前,索馬里海盜仍然控制著幾十艘船只和幾百名人質。

  2.1 、索馬里海盜猖獗的原因

  2.1.1 、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

  亞丁灣是從印度洋通過紅海和蘇伊士運河進入地中海及大西洋的咽喉,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而索馬里海域緊鄰亞丁灣,這就形成了海盜活動得天獨厚的理想地點。據統計,每年通過蘇伊士運河的船只約有1.8萬艘,其中大多數都要經過亞丁灣,這條重要國際航道也為索馬里海盜提供了大量下手的目標。

  2.1.2 、索馬里國情

  索馬里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1991年爆發內戰之后,國內狀況更是雪上加霜。頻繁的恐怖活動和混亂的執政局勢,使聯合國的人道主義干涉無法實施,難民不斷增加。加上嚴重的通貨膨以及自然災害,國內安全形勢不斷惡化。大多數人為了謀求生路,走上了海盜的犯罪之路。在本地居民的支持與政府的放任下,海盜活動有了牢固的群眾基礎,變得更加猖獗。

  2.1.3、 國際社會的聯合打擊不力

  面對索馬里政府無力打擊亞丁灣的海盜行為,聯合國安理會授權其成員國進入索馬里領海打擊海盜。這場打擊海盜犯罪的國際合作存在著重重困難,部分海域對海盜罪管轄存在爭議、國際法對海盜罪的懲治手段不明確、跨境追蹤犯罪機制不健全等,導致各國對打擊海盜犯罪國際合作的態度消極,收效甚微。加之在沿海國家之間本身就存在的領海資源爭端,使國際合作難以實施。海盜犯罪一度引發惡劣的國際安全問題。

  3、 打擊海盜的國際法律制度

  在經濟全球化的趨勢下,各國海上貿易往來頻繁,海盜行為愈發猖獗,對國際海事安全造成了重大威脅,海盜行為逐漸被視為一種相當嚴重的國際犯罪行為。海盜分布海域廣泛,依賴個別國家打擊海盜其力度遠遠不夠,打擊海盜成為世界各國共同的責任。在此背景下,國際社會召開了數次聯合國海洋法會議,共同簽訂條約來解決海盜問題。

  3.1、《尼翁協定》

  《尼翁協定》是在西班牙內戰(1936-1939)期間,英國、蘇聯、法國、希臘、埃及、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南斯拉夫、土耳其九國,為反對德國、意大利潛艇在地中海頻繁的海盜行為而推出的,目的在于保護不屬于西班牙內戰任何一方的商船在地中海免受潛艇襲擊。該協定于1937年9月14日在瑞士尼翁簽署,當即生效,該協定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早將海盜行為規定為犯罪行為的國際公約[4]。

  3.2、《日內瓦公海公約》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二戰結束后,國際社會召開了一系列聯合國海洋法會議,以規范海洋秩序。第一次海洋法會議中出臺的《日內瓦公海公約》第15條對海盜的行為作出了定義。第三次聯合國海洋法會議從開始到簽字閉幕共用了9年時間,各參會國展開了一系列的辯論,意圖得到更多的海洋權益。最終通過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海盜罪行為進行了更加細化的規定,是迄今為止最為完整、篇幅最長的海洋法典,同時對國際社會共同開發海洋資源,維護海洋權益等內容的立法起到了一定程度的引領作用。

  3.3、《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為公約》及議定書

  海盜犯罪的升級,危及了國際航運安全,并引了發大規模武裝沖突。聯合國大會在1985年12月做出第41/61號決議,通過了《制止危機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為公約》,該公約旨在解決船舶上恐怖主義犯罪的問題,通過敦促各國在公海上開展國際合作,懲治海盜等恐怖主義犯罪,防止一切非法行為危及海上航行安全。

  3.4 、聯合國對海盜行為的規制

  為了能夠依據《聯合國憲章》,采取行動維護海上運輸安全,有效地懲罰犯罪分子,2008年,聯合國先后通過1816號、1838號、1846號和1851號決議,授權成員國在索馬里海域打擊海盜。該決議將海盜罪的執法主體擴大到了國家和國際組織,完善了索馬里海域的普遍管轄權制度。目前《公海公約》和《海洋法公約》仍然是打擊海盜犯罪的兩個重要國際法淵源。

  4 、我國懲治海盜行為的法律規定及立法建議

  4.1 、目前我國針對海盜行為的立法現狀

  我國刑法中目前沒有規定海盜罪,符合國際公約中海盜罪構成要件的海上掠奪行為,表現為我國刑法分則中的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搶劫罪、搶奪罪、綁架罪、非法拘禁罪等。如果海盜行為觸犯了多項罪名,按照數罪并罰的原則處理。海盜行為的教唆者,也應當認定為刑法總則中規定的教唆犯。而對于公約中規定的故意便利行為,我國刑法中沒有規定相應罪名,但如果符合共同犯罪的條件,應當按照共犯處理。

  4.2 、我國增設海盜罪的必要性

  現行的國際條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和《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為公約》及議定書中,都只是對海盜罪的罪名與罪狀進行了定義,并沒有規定如何處罰。因此對于海盜罪的刑罰就落在國內法上。然而我國沒有海盜罪,如果國內法律沒有有效的懲治規定,那么就無法履行國際條約中的義務,將懲治海盜行為落到實處[5]。增設海盜罪是我國履行相關國際公約、維護世界和平的具體表現。

  在經濟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海運成為拓展海外貿易的主要方式。作為海運大國,我國的漁業作業區域主要集中在東南沿海地區,這就為海盜犯罪提供了理想地點。遠洋運輸中來往的商船,成為海盜劫掠的主要目標。這對我國海運安全造成了極大的威脅。為使海盜行為得到懲治,符合我國罪行法定原則,應當在刑法中單獨設立海盜罪。

  4.3 、我國刑法關于懲治海盜行為的立法建議

  在將海盜罪寫入我國刑法中時,應當借鑒和反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關于海盜罪的定義。首先,我國刑法中的法律用語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定義海盜罪的法律用語不一致,應當依據我國刑法中關于海盜行為的語境進行立法解釋。其次在規定海盜罪之后,應當明確海盜罪的管轄法院。海盜罪往往涉及外國因素。應當由具有審理重大涉外案件專業能力的法院管轄,例如,海事法院或其他中級以上法院等。

  在完成海盜罪的立法活動之后,應當有序開展一系列維權執法活動,以保障海盜罪刑罰的有效實施。因此建立一支具有專業技術的海上執法隊伍必不可少。此外,應當完善行政機關執法與司法機關司法的相互配合,并完善相應立法。

  5 、結語

  在海盜犯罪日益產業化、集團化的今天,全球海運安全遭受著極大的威脅。我國作為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應當積極履行國際公約義務。通過對海盜罪進行立法,保證國際公約規則在國內順利實施,確保海盜犯罪分子得到相應的懲罰。在司法層面,注重國際法與國內法之間的相互協調,明確海盜罪的刑事管轄權,加大對海盜行為的懲治力度,從而維護我國海運安全,為世界海運安全作出中國貢獻,體現中國大國擔當。

  參考文獻

  [1]馬驚鴻.海盜行為的國際法與國內法雙重屬性協調規制研究[D],大連海事大學.2012.
  [2]趙秉志,黃芳.論中國刑法典中的國際法規范[J],2003,(9):58.
  [3]黃飛君.東南亞海域打擊海盜和武裝劫船的國際實踐與中國的應對[M],邊界與海洋研究2018.
  [4]陳敬明.海盜罪研究[D],大連海事大學.2011.
  [5]林蓁、趙菊芬.國際反海盜行動與我國相關刑事立法分析[J],中國海洋法學評論(2016年卷第1期總第23期).

作者單位:河北經貿大學
原文出處:徐子怡.國際法中的海盜問題及對中國的立法啟示[J].河北農機,2021(04):116-117.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转码词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