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科技論文

馬爾庫塞對新技術的認識及其烏托邦色彩

來源:學理論 作者:鐘曉平
發布于:2021-04-26 共6139字

  摘要:當代發達工業社會的科學技術在技術理性的影響下已然蛻變成為一種控制的新形式,而社會也變成了一個政治領域、消費領域、文化領域、話語領域、思想領域全面單向度的社會。馬爾庫塞認為,想要徹底改變人受控制和奴役的狀況需要構建一種徹底改變現存技術對自然的暴力統治,同時把人從壓抑的異化狀態中解放出來,復歸人的自由的新社會,而其中的關鍵是轉變技術進步的方向,培育一種擺脫技術理性統治的,在人的理性(后技術理性)的支配下,以人的自由發展為目的的新技術。然而,由于缺乏具體可行的方法,因此,馬爾庫塞的新技術思想不可避免地具有一定的烏托邦色彩。

  關鍵詞:馬爾庫塞; 新技術; 新社會; 評價;

  Research on Marcuse's New Technology Thought

  ZHONG Xiaoping

  構建一種自由的新社會是馬爾庫塞的畢生追求。為了實現這一目標,馬爾庫塞一直堅持對技術理性和工業社會的批判,致力于探索實現人的自由解放的道路。但由于他沒有遵循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這導致了其新技術思想不可避免地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一、發達工業社會的科學技術蛻變成了控制的新形式

  按照傳統的觀點,科學和技術是中立的。技術主要是作為一種工具和手段起作用的,盡管它對社會發展起決定性作用,但它本身對政治目的毫不關心。然而,發達工業社會的科學技術在統治的技術理性的作用下已然改變其中立性,成為一種控制形式。“社會控制的現行形式在新的意義上是技術的形式。”技術自動化因素的日益增加使得技術本身獲得了越來越大的獨立性和自律性,并逐漸集權化。這主要表現為,“它不僅決定著社會需要的職業、技能和態度,而且還決定著個人的需要和愿望。”此外,免除了價值,不屈從于任何使用目的的科學由于其固有的工具主義特征,其本身的中立性也難以保持。“科學是一種先驗的技術學和專門技術學的先驗方法,是作為社會控制和統治形式的技術學。”

  發達工業社會在滿足人的物質需要方面是有合理性的,但是,從總體上來看它是非理性的。這是因為,這個社會是依靠科技力量,通過破壞人的需要、犧牲人的才能的自由發展以及渲染戰爭威脅來維持其自身的和平、穩定以及發展的。這個社會是利用技術,通過壓倒一切的效率和日益提高的生活水準來實現對人的奴役和控制。也就是說,技術效率和物質滿足成了控制人的有效方法。在發達工業社會,“更快、更多、更大”的效率目標成了社會的唯一追求,為了這個目標,人們被全面地整合進了機械化和科學管理的社會系統中,喪失了自由。然而,相對于不斷提高的生活水準,人們的自由似乎是不值一提的。“對制度本身采取不順從態度,看來對社會是毫無助益的;當它給社會帶來明顯的經濟和政治的不利并威脅到整個社會的順利運轉時,就更是如此。”因為,技術整合有利于減少各種“無謂”的分歧,快速提高生產效率。生產效率的提高為社會提供了豐裕的物質產品,充斥著人們生活的各個領域,極大地滿足了他們的物質需求。人們在物質滿足中遺忘了自身的真正需要,即對自由的需要。這樣,社會就有效地消除了人們的批判和反抗意識,從而實現了對人的全面控制。

  二、技術理性統治下的病態工業社會

  在當代發達工業社會中,技術理性借助現行發達的科學技術把其強大的統治作用發揮得淋漓盡致,在這種情況下,整個社會發生了全面的單向度化,變成了一個“物質豐富,精神痛苦”的“病態社會”,即社會現行的制度和社會關系對人的生存和人性的充分發揮是壓制性的。人性受壓抑的狀況并沒有隨社會物質財富的增加而消失,而是越發嚴重,F存社會在滿足人的物質需要方面是有合理性的,但是,這個社會作為總體卻是非理性的。人們物質需要的滿足是以人性壓抑、自由的喪失為代價,物質滿足的背后是異化的加深,F存社會之所以“生病”,主要是因為技術理性全面壓倒了價值理性、辯證理性成了社會占支配地位的理性,并且對人進行全面的統治。技術理性是一種只注重功率、效用的理性,它對人的價值、自由毫不關心。在技術理性盛行的社會,目的和手段的位置被顛倒,本來作為目的的人淪為了一種手段,人的價值遭到極度貶低。技術理性統治使當代發達工業社會成了一個“病態社會”,這種病態表現在以下五個方面:

  一是政治領域的一體化,F存社會是一個沒有反對派的“新社會”,它借助“自由”“富足”的名義,成功地把社會中的反對因素控制或消除掉,人們被全面整合到現存技術體系中。在這個社會中,科技發展所帶來的機械化和自動化大大改善了工人階級的工作條件和物質生活,改變了其意識和態度,工人階級從擔當社會革命主體的角色演變成了為現存制度辯護,維護現存社會的肯定性力量。另外,福利國家也在發揮其強大的政治統治作用。福利國家雖然能改善人們的生活,但它蘊含著一種統治的邏輯,始終執行著控制人的功能,有效壓制了質變的發生。一方面,福利國家依靠科學技術的進步,實現了生產率的極大提高,為社會生產了大量的商品和服務設施,通過不斷滿足人們的享受性需要有效地削弱了他們的否定性。另一方面,福利國家通過不斷渲染敵對國家的存在,為對付外來威脅進行持久的總體動員的方式,成功地消除了社會上的所有對立因素,使國內顯示出了一種在工業文明前聞所未聞的聯合和團結。

  二是人們對自身真正需要的遺忘。當代發達工業社會是一個“消費主義”盛行的高生產高消費的異化社會。通過制造為特定社會利益服務的“虛假需要”,并不斷滿足這種需要,現存社會實現了對人們的控制。“虛假需要”的滿足是為了“補償”人們在異化勞動中失去的自由而存在,盡管這只是一種“虛假補償”,F存社會借助大眾傳媒技術,通過鋪天蓋地的消費廣告無處不在地侵入人們的閑暇時間,不斷地沖擊著人們的反思和否定意識,使人們逐漸被異化消費所左右,根據社會的需要而不是自己真正的需要進行消費。在這個消費社會中,“不是產品為了滿足人的需求而生產,而是人為了使產品得到消費而存在。”商品成了人們的靈魂,人似乎是為了消費商品而活,在不斷消費滿足中不知不覺中被社會控制。社會在進行商品的再生產的同時,也不斷地再生產著對人的控制,人們的否定意識被消解,自愿融入現存秩序中。

  三是文化領域的商業化。高層文化是一種表現理想的文化,它憑借與現存現實不同的形式,保持著理想與現實的距離,表現著對現存現實的否定和超越。然而,在當代發達工業社會中,文化和商業被大眾傳媒技術天衣無縫地融合在一起,高層文化被無限復制并進入了商品市場,成為商品。“發自心靈的音樂可以是充當推銷術的音樂。”交換價值成為唯一。在這個過程中,高層文化的對立性、否定性因素不斷被清除,不再表現為現存秩序的否定,而成為粉飾現存不合理現實的東西。

  四是話語領域的權勢化。技術理性對人的控制深入到語言結構的層面,語言受到了全面的管理,通過對概念的操作化、功能化處理,語言中原本含有的否定性力量被消除,其否定現實的任務被轉變為理解已確立的現實。這種語言不僅本身潛伏著一種控制人的力量,而且還在人的“頭腦中、意識中、感官中和本能中,再生著現存的體系。”因此,馬爾庫塞認為,現存語言的語言結構中蘊含著一種權勢結構,它與社會結構之間包含著一種共謀關系,用于交流、批判的語言變成了一種使人屈從于現存統治秩序的支配力量。

  五是思想領域的實證化。以消除、推翻現存不合理現實為己任的哲學在技術理性的統治下,變成了一種解釋現存現實,為現存統治秩序辯護的單向度哲學。單向度哲學在當代發達工業社會的支配地位主要表現為實證主義哲學和語言分析哲學的盛行,這種哲學以糾正思想和言語中的反常行為、消除各種形而上學的觀念、維護既定現實為己任,致力于消除人的反思、批判能力,維護現存統治制度的合法性。

  三、培育新技術:構建自由新社會的關鍵所在

  馬爾庫塞認為,當代發達工業社會的科學技術已經取代了傳統的赤裸裸的暴力政治統治成為新的更具隱蔽性和欺騙性的控制形式。“技術進步=社會財富的增長(社會生產總值的增長)=奴役的加強”。也就是說,技術的不斷進步,使社會生產力得到了迅速提高,隨之而來的是社會物質財富的極大增長,人們的物質欲求得到不斷滿足。然而,當代發達工業社會繁榮的背后卻隱藏著深深的奴役,與物質滿足相對應的卻是精神的痛苦,技術的發展加深了而非減輕了人的異化狀態,人們受到了全面的控制而徹底失去了自由。在當代發達工業社會中,自由的犧牲變成了日常生活的開支,是通向美好生活道路上的“不幸事故”。從上面公式來看,馬爾庫塞似乎是反對科學技術的發展,徹底否定科學技術的,但實際情況并非如此。馬爾庫塞在批判科學技術對人進行的意識形態控制的同時,也承認科學技術潛在的巨大解放力量,未來理想的自由社會的構建仍然需要依靠科技的作用。馬爾庫塞指出“這個自由的社會的首要條件應當是現存社會的所有成就,尤其是它們在科學和技術方面的成就。這些成就一旦由屈從于壓迫的奴婢地位解放出來,它們就會為消除全球的貧困與勞苦而竭盡全力。”這里需要特別注意的是,這種作為實現人的自由解放的手段的技術異于第三次科技革命中的高新技術,也不同于現存社會的科學技術(因為在馬爾庫塞看來現存技術已經成為一種統治人的工具),而是一種實現了轉變的技術。“技術的轉變同時就是政治的轉變,但政治的變化只是到了將改變技術進步的方面即發展一種新技術時,才會轉化為社會的質的變化。因為現存的技術已成為破壞性政治的工具。”所以,馬爾庫塞所追求的這種實現了轉變的技術,實質上是一種擺脫了技術理性統治的人道化的新技術,即在人的理性(后技術理性)的支配下,以人的自由和發展而非效率、功用最大化為目的的技術。它是構建自由新社會的關鍵所在,“可以對理性和自由的不成熟狀況提供歷史的矯正。”也就是說,新技術將會帶來社會的質變,它不僅能徹底改變現存技術對自然的“暴力統治”,實現自然的解放,同時也能把人從壓抑的異化狀態中解放出來,復歸人的自由存在。

  馬爾庫塞認為,在前技術時代,技術和藝術是結為一體的,科學中曾包含著審美理性,科學、藝術和哲學三者之間存在著始源性的聯系。古希臘時代的“藝術和技術具有姻親關系”,兩者統稱為“技藝”。技藝指的是“與某種制作形式相關的知識或方法”,是一種生存藝術、生存技巧,是人的一種存在方式。體現了人對世界和生命的體驗和體悟,同時也是世界借以展現自身的方式。技藝是主觀和客觀、價值和事實的統一,是充滿價值和意義情節的活動。后來,隨著人們對理性的張揚,藝術被認為是不合理的而遭到貶低,技術和藝術逐漸被分離開來,最后相互對立。“統治的合理性不是使科學理性和藝術理性分裂開來,就是把藝術結合進統治領域從而否證藝術理性。”隨著機械化和自動化進程的推進,技術理性的應用將到達極限。在此基礎上如果進一步發展,那科技合理性必將發生裂變,實現由量到質的轉化。這時,科技將改變其因中立而成為政治統治的工具狀況,并終將超越功利性目的,向自由生活開放。馬爾庫塞認為,科學技術之所以會成為發達工業社會的一種新的控制形式,根本原因在于肯定理性被否定理性所取代,或者說科技合理性全面戰勝價值理性成了統治理性。因此,要揚棄技術異化,徹底改變技術理性對人的全面統治狀態,最根本的途徑就是恢復技術和藝術的原初聯系,把藝術和技術重新結合在一起,對技術進行“美學還原”,也就是要把技術藝術化。“‘美學還原’實質上就是一種以美學的眼光對于既有現實因素在形式上的重組,也就是一種藝術的改造過程。”這一過程,需要借助藝術審美活動來進行。藝術的主要任務是解放感性,真正的藝術都包含著與產生于現存工業社會的統治理性和異化感性完全不同質的理性和感性,而在藝術審美中這些新理性和新感性將被不斷挖掘和凸顯,并持續對抗社會的統治理性和異化感性。通過藝術審美活動,一種新感性、新理性(后技術理性)得以培養,人的意識得以解放。這種后技術理性將高揚科技的成就,使它們成為消除人們受壓抑和奴役狀況的解放力量。“這時,技術就會成為藝術,而藝術就會去塑造現實。”“美學還原”的技術將不再是控制人的工具,不再美化和維護現存社會的統治秩序和不幸,而成為一種摧毀現存統治制度和不幸的人道化的新技術。這種新技術(藝術)將不僅為人們生產出豐富的物質財富,而且也生產人的自由和幸福,以“美的尺度”不斷塑造自由社會的現實。

  四、對馬爾庫塞新技術思想的簡要評價

  作為一位富有歷史責任感和批判精神的哲學家、思想家,馬爾庫塞畢生致力于批判發達工業社會的異化現象和探索人的自由解放的道路,雖然在探索的過程中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問題,但不能因此而否定其思想所蘊含的巨大理論價值和實踐意義。因此,對于其新技術思想,我們應該做出客觀的評價。馬爾庫塞透過發達工業社會的表面繁華,敏銳地洞察到繁華背后所隱藏著的對人的奴役,揭露了社會“物質豐裕,精神痛苦”的實質。他指出,在技術理性的強大統治作用下,發達工業社會的科學技術改變了其中立地位,蛻變成為一種控制的新形式;整個社會都變成了單向度的病態社會。在批判科技對人的控制的同時,馬爾庫塞也肯定了科技的巨大革命潛力,他認為自由新社會的構建依然要依靠現行的技術成就,其中的關鍵是轉變技術進步的方向,培養一種人道化的新技術。在此,很明顯可以看到馬克思的痕跡。馬爾庫塞致力于對馬克思的思想進行改造,他的新技術思想或多或少地受到了馬克思相關思想的影響。馬克思曾在《哲學的貧困中》中說:“手推磨產生的是封建主為首的社會,蒸汽磨產生的是工業資本家為首的社會。”在這里,他強調了作為重要社會生產力的科技在變革社會生產關系,促進社會變革,推動社會發展的巨大作用。雖然馬爾庫塞沒有明確定義什么是人道化的新技術,但我們可以根據前面他對新技術的相關論述來試著給人道化的新技術下個定義。所謂人道化的新技術,是指在人的理性的支配下,以人的自由和發展而非效率、功用最大化為目的的技術。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這里的理性跟馬爾庫塞所批判的技術理性不同,是一種價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和諧統一的理性。在這種理性的支配下,技術既能發揮追求效率的工具性,又不會忽略對價值和人的存在的意義的追求。這種人道化的新技術的應用將徹底改變人與自然、人與人之間的對立狀態,實現人和自然的雙重解放。

  在看到馬爾庫塞新技術思想的合理之處的同時,我們也不能忽略其中所包含的局限性。雖然馬爾庫塞強調了新技術的巨大革命潛力,但對于如何構建人道化的新技術這一問題,他并沒有給出具體可行的方案,只提出通過藝術審美把藝術和技術重新結合在一起,對技術進行“美學還原”,實現技術的藝術化。不得不說,這一方法過于抽象,缺乏操作性。同樣地,馬爾庫塞只是強調以新技術為支撐構建一個理想的自由社會,但對更具體的、如何構建的問題以及關于新社會的具體政治制度、經濟制度、文化基礎等都沒有進行有說服力的論述,這不得不讓人懷疑他所要構建的自由新社會只是一種純粹的構思,根本不可能真正實現。

  參考文獻

  [1]馬爾庫塞.單向度的人[M].劉繼,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8.

  [2]馬爾庫塞.工業社會和新左派[M].任立,編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2.

  [3]馬爾庫塞.審美之維[M].李小兵,譯.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1.

  [4]安德魯·芬博格.海德格爾和馬爾庫塞:歷史的災難與救贖[M].文成偉,譯.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0.

  [5]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6]俞吾金,陳學明.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流派新編———西方馬克思主義卷(上冊)[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2.

  [7]丁國旗.馬爾庫塞美學思想研究[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

作者單位:廣西科技大學
原文出處:鐘曉平.馬爾庫塞的新技術思想研究[J].學理論,2020(12):45-47.
相關標簽:自然科學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转码词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