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中醫學論文 > 中醫養生論文

朱熹調息靜坐的方法論和感悟研究

來源:江西中醫藥 作者:程官星,章德林,李欽才
發布于:2021-05-24 共4564字

  摘    要: 朱熹畢生堅持調息靜坐,借此來幫助自己進學強身。研究朱熹調息靜坐相關內容,不僅有利于完善朱熹理學體系,還可為現代養生提供新思路。本文以文獻收集的方式,對朱熹調息靜坐養生法進行研究,從朱熹靜坐觀的探討、調息靜坐方法論研究、調息靜坐感悟研究等三方面進行綜述。

  關鍵詞: 朱熹; 調息靜坐; 養生;

  朱熹是繼孔孟之后又一儒圣,是眾學者重點研究對象。近年來,學者們對朱熹的研究,大多體現在其哲學思想方面,對其調息靜坐養生領域涉足甚少。調息靜坐貫穿朱熹一生,不但是其學術方面的重要助力,且對其健康狀況大有裨益。朱熹能取得如此成就,與堅持調息靜坐密不可分。故重視朱熹調息靜坐方面的研究,不僅有助于完善朱熹理學思想體系;同時,從其儒學思想中挖掘中醫養生的內容,對指導現代養生亦有重大意義。

  1 、朱熹靜坐觀的探討

  近年來,部分學者對朱熹靜坐觀進行了分析和探討。劉剛認為“靜中常用存養”是朱熹的靜坐觀,即克服了釋老主張“虛靜”而導致“心寂”的弊端,又規避了道南學派強調“心養”而在“身靜”誤入歧途的缺陷,并以“定-靜-安-慮”建構朱熹靜坐觀的方法論,涉及身、心、神、思等各方面,強調全身心的靜養;以涵養、窮理、篤行建構朱熹靜坐觀的價值論,此三者層層遞進,涵養為前提,窮理為基礎,篤行為關鍵[1]。朱熹靜坐觀強調身心同養,動靜結合,汲眾家所長,為指導后世養生具有重要意義。
 

朱熹調息靜坐的方法論和感悟研究
 

  李丕洋認為“靜坐持敬”為朱熹的靜坐觀[2]。作者通過對宋代理學思想的研究,認為“靜坐持敬”是儒家“體認天理”的最佳方式,同時認為朱熹提出的“存天理,去人欲”的主張亦是通過靜坐持敬來實現。陳月對此持相同觀點,認為靜坐中可以培養敬畏之心,來達到“存天理,去人欲”的道德高度[3]。

  余天泰認為“靜心強身”是朱熹的靜坐觀[4]。朱熹強調虛心靜慮為窮理之本,靜坐是求學窮理的入門功夫。朱熹中年后身體欠佳,靜坐能助其身體快速恢復,且現代研究表明,靜坐確有消除疲勞,增強抵抗力的作用。王晶等亦持類似觀點,認為強身健體是朱熹晚年的靜坐觀[5]。

  崔海東認為“驅雜念,澈內心”是朱熹的靜坐觀[6]。崔海東通過對朱子遺留語錄“靜坐無閑雜思慮,則養得來便條暢”“蓋靜則心虛,道理方看得出”等進行參考,認為朱熹是通過靜坐來驅除心中雜念、澄澈內心,在此基礎上,來體悟圣賢道理。陳立勝亦認同此觀點,同時其還指出靜中可觀天地氣象,明天地萬物之心[7]。

  梁浩認為“閑暇時靜坐”是朱熹的靜坐觀[8]。讀書閑暇且靜坐,來平心靜氣,則道理日見分曉。朱熹通過切身體悟,深知靜坐重要性,故反復教導弟子——看文字罷,且靜坐。

  束景南認為,朱熹靜坐觀是隨著他自身對靜坐感悟的逐漸加深而不斷發展的[9]。早期出入佛老時的“枯坐”觀,到中期由佛轉儒的“危坐”觀,到后期“主靜持敬”的靜坐觀,朱熹的靜坐觀隨著其理學進展而不斷完備。

  綜上所述,現代學者對朱熹靜坐觀的認識或有差別,但亦有共同點,即靜坐可以幫助驅除雜念,明心見性,有助于體悟圣賢道理。從此亦可以看出,當代學者對朱熹靜坐觀的認識還不夠全面,對于朱熹靜坐觀更加完備的認識仍待諸學者探索。

  2、 朱熹調息靜坐方法論研究

  針于朱熹調息靜坐方法的研究,是確定朱子及其門人調息靜坐規范化的著手點。顧一凡認為宋儒靜坐皆為“危坐”,即“挺直脊背,背不靠物”;同時指出危坐既可見學者恭敬之心,又不至于拘迫難久[10]。

  朱人求指出儒家靜坐分為止、定、靜、安、慮、得六個層次;從朱熹言語“無事靜坐,有事應酬,隨自己身心運用”中得出:用“靜坐無法”來概括朱熹靜坐方法最為恰當[11]。對此,龔欣瑜持有相似觀點,認為儒家靜坐講究“自然”二字[12]。史甄陶總結儒家靜坐法:儒家學者踐行靜坐,注重靜坐對內心的啟發感悟,而對靜坐的姿勢、時間、環境等反不強求[13]。

  胡勇基于楊儒賓對朱熹的研究,認為朱熹靜坐方法有以下特色:一是不特別強調坐姿;二是不著重強調特殊時間地點;三是靜坐目標是希望不要閑思量,收斂身心,但如有雜念起,暫且擱置,不要強硬斷絕;四是支持靜坐可以用正思量的方式;五是靜坐是“格物窮理”的輔助工具[14]。

  葛榮晉認為,朱熹所提倡的“半日靜坐,半日讀書”是其篤行的調息靜坐方法[15]。同時指出靜坐、讀書缺一不可,此二者是進學的根基、明理的階梯、見性的法門。

  吳震考究朱熹靜坐方法后指出,朱熹靜坐與佛老的靜坐迥然不同,同時認為朱熹十分反對佛道那種“枯坐”行為,認為那是“死坐”,心都死了,坐著有甚意義;并且從朱熹所著《調息箴》判斷出朱熹靜坐與調息是同時進行的,靜中有動,動靜相合,身心皆養,相比佛道那種枯坐高明甚多[16]。同時林書立認為《調息箴》是朱熹修習調息靜坐方法的總結,是一種基于靜坐基礎上的呼吸靜功,靜坐調息本為一體,二者不可獨立存在[17]。

  黃柏翰指出,朱熹的靜坐方法師承李侗,即默坐澄心,強調“夜氣”的存養[18]。“夜氣”說認為:入夜至平旦期間,未與外界接觸,此時易產生清明純凈之氣,良知最易呈現。故黃柏翰認為朱熹常在夜間靜坐,以求體驗未發是何氣象。馬寄通過對“杜鵑夜語”典故的研究,認為朱熹慣于夜間靜坐,涵養夜氣,體認天理[19]。

  基于對朱熹調息靜坐方法論的研究可以得出:靜坐是進學窮理的一大助力,主要重視內心的涵養及感悟,對外界環境要求不高;調息靜坐本就一體,靜坐時要進行調息,調息在靜坐的基礎上才能進行。朱熹獨特的調息靜坐理念,始于儒學,助于名師,成于持敬的態度,悟于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

  3、 朱熹調息靜坐感悟研究

  感悟源于實踐,朱熹調息靜坐感悟是其實踐的產物。調息靜坐貫徹朱熹一生,朱熹對調息靜坐感悟十分深刻。

  文必方將朱熹所提及的“動容貌,整思慮”視為靜坐時的基本要求,認為貌不恭敬,則怠慢之心生矣[20]。魏立明通過對朱熹著作《延平答問》的研究指出,靜坐可以培養“夜氣”,使人充塞浩然之氣,助于涵養;又助于靜心專一,利于體認天理[21]。蘭宗榮指出,朱熹受李侗“灑落氣象”的影響,通過靜坐,可以體認心與理一[22]。韓國學者李承煥精研朱熹靜坐后認為,未發是一種“思慮未萌而知覺不昧”的特殊狀態[23]。

  劉雪紅等研究朱熹靜坐實踐后指出,純粹靜坐容易陷入佛老的誤區,為區分儒家與佛老的靜坐,用“敬”替代“靜”則更為恰當,“敬”貫通動靜,同時以“靜”為主,強調在靜坐時重視涵養,與佛老枯坐進行區分[24]。張俊詳解朱熹言語“吾儒萬理皆實,釋氏萬理皆虛”后指出,儒學乃學問正統,批判釋氏為虛妄之學[25]。李尾咕從朱熹言語“‘靜則察其敬與不敬’不敬之‘靜坐’則會淪為‘坐如尸,立如齊’的境地”指出,靜中是否持敬,是區分儒釋兩家靜坐的關鍵[26]。彭朝政通過研究朱熹調息靜坐,得出結論:儒家靜坐講究動靜相融,有事即應事,并非棄事絕物以靜,憑此將儒家靜坐與道家虛靜、佛家枯靜劃清界限[27]。

  王愛紅亦認同朱熹后期用“持敬”取締“靜坐”,同時認為,朱熹將“靜坐”視為達到“無欲”境界的基本功夫[28]。錢穆對此亦有研究,認為“無欲故靜”是朱熹通過調息靜坐實踐感悟而出,是對“滅人欲”主張的最好總結[29]。李月芳認為,主敬是實現存理滅欲的唯一途徑,而靜坐是實現主敬的最佳方式[30]。梁麗萍認為,靜坐是實現朱熹“存理滅欲”主張的最佳方法,希望人們去切實靜坐,克己私欲,皆達體認天理之境界[31]。

  崔玉軍通過研究陳榮捷眼中的朱熹,認為讀書、靜坐應視為一件事,且靜坐涵養后即須躬身踐行,此乃明辨儒家篤行之旨[32]。任淮南精研朱熹后認為,于靜中操持涵養,是實現持敬與窮理統一的最佳方式[33]。李春蕾研究朱熹理氣論發現,理就是太極,是靜止的;氣是運動的,然理氣一體,故理也是相對運動的[34]。

  劉蓉從朱熹話語“靜坐非是要如坐禪入定,繼絕思慮”“今說主靜然亦非棄世物以求靜”中指出:有事則須應事,不成只管靜坐休,借此將儒家靜坐與佛老靜坐區分開來[35]。錢穆亦指出:朱熹以“白的虛靜”來說明儒家之靜,呈現“知覺炯然不昧”的狀況;以“黑的虛靜”來形容釋老之靜,是種“萌然皆無知覺”的狀態[29]。

  總而言之,對朱熹靜坐感悟的研究,諸學者大多從朱熹著作、文字方面入手。在筆者看來,學者們還需通過自身實踐,修習靜坐,去用心感悟,求得與朱子感悟上的共鳴,才能對朱熹調息靜坐感悟有更深層次的認識。

  由上可知,現代學者對朱熹調息靜坐的研究,多從其理學、與佛老靜坐相對比、存理滅欲等方面闡述,并未能系統化概述其調息靜坐的養生理念。筆者認為,朱熹調息靜坐養生內容十分豐富,要全面深入探索其調息靜坐的養生理念,應從其調息靜坐的方法、感悟等方面上升到理論層面,以為后來研究朱子者提供參考和借鑒。

  參考文獻

  [1]劉剛.“靜中常用存養”——朱熹靜養觀論析[J].貴陽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2020, 15(4):92-97.
  [2]李丕洋.靜坐持敬──朱熹理學思想中之氣功精蘊[J].中國氣功科學, 1996, 12(7):36-37.
  [3]陳月.朱熹“持敬”思想探究[D].沈陽:沈陽師范大學, 2018.
  [4]余天泰.朱熹養生思想探討[J].中醫藥通報, 2016, 15(5):42-44.
  [5]王晶,閆紅衛.儒家“持靜修養”理論的深度闡釋[J].山東社會科學,2013, 12(12):59-63.
  [6]崔海東.朱子靜坐工夫略論[J].深圳大學學報, 2012, 29(5):45-49.
  [7]陳立勝.靜坐在儒家修身學中的意義[J].中國儒學, 2015, 36(4):1-25.
  [8]梁浩.朱熹論氣功[J].現代養生, 2012, 24(5):10-11.
  [9] 束景南.朱子大傳[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2016:50-323.
  [10]顧一凡.論佛教禪定與儒家靜坐工夫之異同[J].貴州文史叢刊,2018, 4(1):45-53.
  [11]朱人求.養得靜氣成圣賢——儒家的靜坐養心法[J].中醫健康養生,2016, 12(6):28-29.
  [12]龔欣瑜.宋明理學靜坐修習及其現代教育啟示[D].南昌:江西師范大學, 2011.
  [13] 史甄陶.東亞儒家靜坐研究之概況[J].臺灣東亞文明研究學刊,2011, 2(2):347-374.
  [14]胡勇.略論陽明心學視域中的靜坐功夫——兼與朱熹的靜坐論思想比較[J].孔子研究, 2012, 6(2):59-67.
  [15]葛榮晉.朱熹“主靜”思想的現代詮釋[J].黨政干部學刊, 2011,12(4):14-16.
  [16]吳震.身心技法:靜坐——試析朱子學的修養論[J].朱子學刊,2000, 11(1):206-224.
  [17]林書立.朱熹《調息箴》詮釋[J].武當, 2014, 12(7):54-55.
  [18]黃柏翰.朱子的靜心之道——從《延平答問》對“夜氣”的討論談起[J].朱子學刊, 2013, 23(1):158-173.
  [19]馬寄.理一分殊——朱熹從佛轉儒內在機理探微[J].朱子學刊,2013, 23(1):128-137.
  [20]文必方.論程朱“主敬”的工夫和境界[J].嘉應大學學報, 1997,12(4):7-10.
  [21]魏立明.朱熹“主敬”說過程研究——在修養工夫演進背景下的考查[J].玉溪師范學院學報, 2005, 12(8):61-64.
  [22]蘭宗榮.論李侗的“灑落氣象”及其對朱熹的影響[J].上饒師范學院學報, 2014, 6(1):70-75.
  [23]李承煥.朱熹未發概念之道德心理學含意探析[J].黑龍江社會科學,2014, 6(2):1-6.
  [24]劉雪紅,李靜.朱熹“主敬”說探微[J].大眾文藝, 2010,24(8):162-163.
  [25]張俊.朱熹思想與佛教關系[J].船山學刊, 2007, 4(4):111-113.
  [26]李尾咕.朱熹的養生思想與實踐[J].湖州師范學院學報, 2013,5(1):58-62.
  [27]彭朝政.朱熹居敬的修養工夫[D].重慶:西南政法大學, 2017.
  [28]王愛紅.從“主敬”思想看朱熹的主體修養論[J].湖南農業大學學報, 2008, 6(3):21-22.
  [29] 錢穆.錢賓四先生全集[M].臺灣: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8:405-473.
  [30]李月芳.朱子“持敬”思想探析[D].保定:河北大學, 2010.
  [31]梁麗萍.朱熹養生思想研究[J].長江叢刊, 2016, 36(21):82-84.
  [32]崔玉軍.陳榮捷和他的朱熹研究[J].中國哲學史, 2003, 4(3):100-110.
  [33]任淮南.朱熹的涵養之方[J].廣西社會主義學院學報, 2017,6(6):89-93.
  [34]李春蕾.淺談朱熹理氣論[J].報刊薈萃, 2018, 10(7):281-282.
  [35]劉蓉.靜坐與理學家的為學修身[J].山東體育學院學報, 2005,6(5):51-53.

作者單位:江西中醫藥大學
原文出處:程官星,章德林,李欽才.朱熹調息靜坐養生法的研究進展[J].江西中醫藥,2021,52(04):78-80.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转码词4}